手机版??全本小说??排行榜
茉莉当年曾对他说过,邪神不灭之血所刻印的记忆,记载着邪神种子散落在蓝极星,而这也是茉莉去到天玄大陆的原因之一。

不知是茉莉不想提及北神域而有所保留,还是邪神留下的记忆有所保留……亦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,继火、水、雷、黑暗之后,第五颗邪神种子,却是存在于北神域!

属于魔的世界。

如果不是先得到了黑暗种子,并知晓了邪神的一些远古隐秘,他一定会无法理解。

云澈的手臂轻轻一挥,霎时,前方的世界暴风席卷,呼啸间如万龙盘旋。庞大的风域,却随着云澈的意念无比精准的卷动嘶嚎。云澈手臂收回时,又在一瞬间消失无踪。

“哇啊!”云裳一声惊叹:“前辈,你居然还兼修风暴玄力,好厉害。”

北神域都是主修黑暗,兼修其他玄力者连半数都不到,而她从云澈的身上已见识过火焰、轰雷、暴风,这在她的记忆和认知中,都从未有存在过。

“走吧。”

云澈转身,带着云裳原路返回。

在到来中墟界的第一天,玄脉的感应,便让他察觉到了邪神种子的存在,也随之猜到,这里亘古不息的风暴,很可能是因邪神种子而生。

不过,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它找寻。因为若是因此让这里的风暴停止,中墟界的异变会极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。

以往,能寻到一颗邪神种子,他会激动兴奋许久。但此番,他却是清冷异常。这或许,便是心死唯恨。

回到千叶影儿身边时,这里的风暴,也已缓和了许多。

千叶影儿似乎要问什么,忽然间,她感觉到了云澈身上气息的变化,那环绕全身的,竟分明是精纯到极致的风元素。

美眸微微一凝,她又一次,用看怪物的眼神盯向云澈:“你现在,该不会又可以完美驾驭风玄力了吧?”

云澈手掌一挥……瞬间,周围百里区域,风暴完全停止,世界一时间安静到可怕。

“……”千叶影儿很轻的吸了一口气,道:“不愧是元素创世神。三方神域一定还没有完全了解,他们究竟触怒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。更可笑的事,这么可怕的怪物,以前居然是个只想归隐下界的救世大善人,哈哈哈哈。”

她忽然大笑了起来,每一个字,每一声笑,都带着深深的讽刺和悲哀。

“我们该走了。”云澈道。

“去哪里?”千叶影儿看了云裳一眼:“送这个小丫头回家么?”

“对。”

“啊!”云裳惊喜抬头:“真的吗?”

“还差半步,我便可突破至神君境。”云澈道,半年从五级神王跨步到神主巅峰,这足以将神帝都吓出翔来的恐怖进境从他口中说出却毫无情感波动:“这里的资源层面已不足够……千荒界,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想避开南凰蝉衣?”千叶影儿金眸一眯,唇瓣忽然抿起一个危险的弧度:“我反倒觉得,应该见一见她。她既答应半年后会来这里,我想她不会失信。”

“你最忌讳的,不就是惹上无谓的麻烦么。”云澈冷冷道,说完,他眉头忽然一动,抬目道:“你知道了她的身份?”

“或许吧。”千叶影儿手指一点,一个隔音结界已无声形成,将云裳隔绝在外。她慢悠悠的道:“北神域与其他神域的消息隔绝程度,远比你想的要重。我猜,你在东神域的几年,应该从来没听过北神域的什么具体传闻,怕是连北神域强大魔人的名字都没有听过一个。”

“……”事实,的确如此。

“梵帝神界的情报能力,在东神域基本仅次于有着‘翱月’之力的月神界,但对北神域的状况,亦知之极浅,极尽全力得到的信息,也基本都集中于北域三大王界,至于年轻一辈出了什么天才,没人会去关注,也不需要关注。”

“但,南凰蝉衣却知道你的存在。这可就太奇了。另外,她对你的态度,还有那日她说的那几句话,都给我一种感觉……她不但知道你曾引来九重雷劫,有真神预言在身,似乎还知道你身负邪神玄脉的事,甚至……连魔帝归世的事,她都知道。”

“否则,我实难理解她为何说出‘黑暗曙光’四个字。”

“……”云澈眉头暗沉。

ag直营厅|官方“能将你了解到这个程度,还能将你轻易识破,如果一定有人能做到,那也唯有王界这个位面!但她却是个中位星界的神国之女。”◇免费看小说网◇Www.mFkxSW.COm

“王界的存在隐于中位星界,还有着如此完美的身份,再加上她是个女人,以及那种朦胧的感觉……”千叶影儿眉头不自觉的收紧:“这些,都让我想到了一个名字。”

云澈:“谁?”

“魔女!”

“魔女……是什么人?”云澈问道。

“说起魔女,就不得不提一个人,这个人,被称做世上最可怕的女人,包括千叶梵天那只老狗,他当年亲口对我说过,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让他害怕的东西,那一定是这个女人。”

“池妩仸!”

千叶影儿缓缓说出这个名字……一个对云澈而言完全陌生的名字。

“是北域三王界的魔帝之一吗?”云澈道。能让千叶梵天那等人物忌惮,也唯有神帝这等存在。

“她是劫魂界的大界王,北域三神帝之一,但极少有人以神帝称她,她有着一个犹在神帝之上的称号——北域之后,亦被称作‘魔后’。”

“那北域之帝又是谁?”云澈接口问道。

“没有北域之帝。”千叶影儿的瞳眸晃过一抹阴暗:“也没有人敢成为北域之帝。”

“她的实力,远在其他神帝之上?”云澈皱了皱眉。

“不,”千叶影儿道:“与她相近,与她有染的男人……全都死了。”

云澈:“……”

“传闻她长着一张能媚惑天下的脸,一颦一笑皆可噬人心魂……更能噬人骨血!”千叶影儿不屑冷哼:“据说她这一生,嫁过四个人,从下位界王,到中位界王,再到上位界王……踩着男人扶摇直上,而这三个身为界王的男人全部死了,据说,是被她吸干精血而死。”

“而她最后嫁的男人,是净天神界的净天神帝。”

净天神界?云澈眉头一动……千叶影儿提过的北域三王界:焚月、阎魔、劫魂,并没有“净天”这个名字。

“呵,男人就是这么卑贱可悲的生物,”千叶影儿唇角露出低冷的讽笑:“一个踩着男人尸体上位,更不知被多少男人玩烂的女人,依然能迷得无数男人神魂颠倒,就连堂堂神帝,都不惜冒着举界的反对和天下的嘲讽娶她为后……死的真是可笑可悲。”

“……你是说,净月神帝,也死了!?”云澈的脸上,终于闪过惊容。

“对,死了。”千叶影儿的笑意愈加嘲讽:“和她之前嫁的男人一样,没有外伤,没有内伤,没有剧毒,没有打斗的痕迹,脸上还带着笑……但就是死了。”

“不但死了,也不知道池妩仸用了什么妖魔手段,短短百年,净月神界上下完全臣服于她,就连星界之名,也变更成了劫魂界。呵,难道是把全界上下所有男人都睡了一遍吗?”

“还有那死去的净天神帝,简直是神帝之耻!”

云澈从未听过“北域魔后”之名,而千叶影儿所描述的,无疑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形象。云澈道:“你是说,南凰蝉衣,很可能是这个池妩妖的人?”

“魔后麾下有‘九魔女’,”千叶影儿继续道:“而这九魔女,被称作魔后的‘影子’。我所知晓的讯息,有猜测这九魔女是她的灵魂分身,也有说是她择选的异女。看南凰蝉衣的话,显然应该是后者。”

“九魔女存在于北神域的黑暗之中,监视北神域,更监视异端,防备其他三神域的暗侵。无人知晓她们的真正身份……也或者,她们的身份一直都在变幻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能为魔女,她们都会经过劫魂界的神力传承,实力都极其强大,尤其灵觉和洞察力敏锐到极点……”

“以我对北神域有限的了解,魔后的魔女……这是我能想到的,南凰蝉衣最可能的身份!”

云澈沉默了,皱眉间漠然整理着千叶影儿所述的信息。

如果千叶影儿的猜测是真的,他进入北神域,才不到一年的时间,居然已被王界层面的存在识出……真不是一般的背气。

“看来,你果然是个煞星,走到哪里,都注定不安生。”

“你要见南凰蝉衣,是准备做什么?”云澈道。

“反制!”千叶影儿目光一寒:“我可不是个习惯被动的人!”

“怎么反制?”

“要拿住女人的把柄,还不容易?”千叶影儿阴然一笑,纤长的手指缓缓捻起一枚小巧玲珑的金色铃铛:“这是‘小梵魂铃’,能侵入魂海,使其暂时失去意识。只要不刻意惊扰,很长时间都不会醒来。”

“你的梵魂之力已失,怎么用它?”云澈道。

“我是个任何时候,都会做好万千准备的人。”千叶影儿手指一拢:“它的里面,蕴存着我被废除力量前注入的梵魂魂力。我被千叶梵天那老狗将玄力废至神君,依然能逃到这里,便是依靠它。”

“里面尚存的力量……大概还可以再使用一次,不过,以其所剩无几的魂力和我现在的状态,并不能保证成功,还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“龙魂?”

“对。”

“你要做什么?”

千叶影儿唇瓣微动,一缕轻音传到云澈的耳中。

“呵,真是卑鄙。”云澈一声冷笑。

“比这更卑鄙万倍的事,你不是也对我做过么。”千叶影儿同样冷笑一声:“所以,你要不要做?”

“当然要。”云澈毫无犹豫的回答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【仸:yǎo】